光棍天堂,天堂AV在线,天堂日本免费AV,打造一个高速,高清的在线观看的电影网站!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时空刺客
时空刺客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光棍天堂 天堂AV在线 天堂日本免费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对北弗吉尼亚一个叫斯波茨维尼亚的小荒村来说,
又是一个普通的日子。翠西·哈裏森,一个普通的南方小少妇,独自生活在这片
荒野和丛林中。她知道在这裏生存不容易,但她从来没有想过会要独自面对。五
年前,她和新婚丈夫詹姆斯·哈裏森带着『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
的憧憬来到这裏垦荒,你种地,我养鸡,小日子过得虽然不易,却也蒸蒸日上,
充满了希望。

  两年前,内战爆发,詹姆斯应征入伍,加入了南方邦联军队,离家已经整整
两年了。在她的心中,翠西每天都和丈夫在一起,讨论各种枯燥而有趣的家务,
讨论她的担忧,还有孤独。她每天都在祈祷,希望这场该死的战争赶紧结束,丈
夫平安无事回家来。

  这天傍晚,翠西冒着霏霏淫雨修补半夜裏被黄鼠狼祸害过的鸡窝,听见不远
处树林中传来一阵呻吟声。她拿起一把斧头,壮着胆子过去查看。林边泥地裏躺
着一个二十出头,身穿南方灰色军服,神智不清的青年男子,身上的鲜血混着泥
浆,把破烂的军服浸透成了黄褐色。

  翠西体态健美,肌肉结实,干起活来不让须眉,但5尺3寸的娇小体格完全
无法扶起这个身材高大的受伤男人。翠西只能让他平躺在地上,费尽了最后一滴
气力,才把他拖回到她住的小木屋裏。

  翠西换了身干净衣服,拿出剪刀试图脱下他的军服的时候,他神智清醒了过
来。

  『布洛克公路……我必须赶到布洛克公路。』男人情绪激动,不停重複着这
个地名。

  『嘘……冷静些,』翠西抚慰道,『你受伤了,先好好休息。』

  『你不明白,』男人挣扎着居然坐了起来,『我没事,我必须赶到布洛克公
路,否则一切都完了,所有的一切。』

  『一切都会好的,你现在需要休息。』翠西柔声道,『我叫翠西,你叫什幺
名字?』

  男人没有回答他,猛然抓住她的肩头,问道:『今天是几号?』

  『今天星期四……』翠西答道。

  『不,不,』男人紧张地追问,『我是问几月几号?』

  『四月三十号。』

  『哪一年?』男人的手有些颤抖,『今年是哪一年?』

  『当然是1863年了。』翠西见过受伤后发烧说胡话的病人,倒也不以爲
异,『你冷静些,现在是1863年,我们李将军的部队一直在打胜仗,北方佬
快撑不住了,战争就要结束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是吗?』男人似乎被翠西的言语打动,长舒一口气,平静地说道,『感谢
上帝,我还有时间。』一口气泄下,再也支持不住,又躺倒在铺满稻草的木板地
上。

  『你叫什幺名字?』翠西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剪刀剪开男人的血衣,一边问道。

  『邦德,詹姆斯·邦德。』说完就昏了过去。

  翠西除下了邦德的衣裤,粗粗检查了一下,在他身上没有发现明显的伤口,
于是用毛毯把他裹了起来。怕他冻着,又往火炉裏添了几根劈柴,炉子上还炖着
昨晚被黄鼠狼咬死的母鸡。她去打了一盆水,拿了条新毛巾给他洗脸。洗去脸上
的血汙,露出一张粗旷刚毅的酷脸,以及额头上的伤口。显然一颗子弹击中了他
的太阳穴,却很奇怪地拐了个弯沿着他的颅骨擦过,仅仅在他的耳后到前额开了
一条大口子。翠西战前受过简单的急救训练,知道他的外伤并不严重,放下心来,
用事先準备好的白布把额头包扎好。

  接下来她掀开毛毯,给邦德清洗身体。柔软的毛巾擦拭过壮硕的胸口,翠西
不由想起詹姆斯,她的丈夫,有着同样宽广厚实的胸膛,真想蜷缩在他的怀裏,
什幺也不做,什幺也不想。

  擦拭了邦德硬邦邦的腹肌以后,翠西的目光往下,注视到邦德的两腿之间。

  他的尺寸和詹姆斯的差不多,不过似乎比詹姆斯粗壮,而且形状也很相似,
前后一样粗细,躯干笔直,休眠时也看上去很精神的样子。翠西的眼神有些迷离,
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了詹姆斯的阳具,仿佛是丈夫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翠西细心清洗着邦德的阴茎,感觉在她手裏开始长大。成长的速度让她吃惊,
硬度也同样惊人。当年新婚的时候,詹姆斯也是这样敏感的吧。她闭上眼,擦拭
变成了爱抚,幻想着手中拥有的是詹姆斯的硬物。克制了两年的欲望在体内发酵,
渴望着詹姆斯的雄根能够深深滑入她的身体。

  翠西感觉到邦德擡起臀部,迎合她的爱抚,这让她回到了现实。她擡眼一瞧,
邦德正含笑看着她,不由脸上一热,移开目光,松开了双手。

  在邦德看来,眼前的荆钗布裙俏佳人,双颊晕红,眉目含春,秋波流转中,
眼光中又是羞涩又是期盼,不由抓住她的手,放回他勃起百分百的阴茎上,嘶声
道:『别停下,我很喜欢。』

  翠西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红着脸继续套弄他的男根,『我,我已经结婚了,
詹姆斯。』

  『我也是,』邦德说道,『她在很远很远的另一个世界。』

  『是啊,咫尺天涯,我的詹姆斯。』

  『你叫什幺名字?』邦德问道。他的臀部不由自主地跟随翠西抚弄的节奏移
动起来。

  『翠西,刚才有告诉过你的。』她放松下来,露出天真的笑容。

  『谢谢你,翠西,谢谢你救了我的命。』邦德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也谢
谢你其他方面的帮助。』

  他直起身,缓慢轻柔却又坚定地解开翠西的衣衫。当他把连衣裙从她的肩头
剥落时,翠西站了起来,任由衣裙滑落到粗糙的木头地板上。她只穿着衬裙站立
了一会儿,似乎在向詹姆斯展示秀美的身材,又似乎有些犹豫,然后俯下身开始
亲吻邦德。

  邦德的舌头熟练地反客爲主,伸进翠西的嘴裏逗弄着,双手从翠西的衬裙底
下伸进去,轻轻地探索她的身体。他的大手缓慢轻柔地沿着翠西丝绸般柔软的肌
肤滑行,健壮结实的大腿,浑圆紧翘的臀部,玲珑婀娜的腰肢,最后双手罩住一
对盈盈可握的晶莹椒乳,感受着手心中的两点凸起开始坚挺。

  两人合力把翠西的衬裙从头上脱下来,拥吻着倒在了木板床上。她的双腿紧
夹着他的臀部,她的黑发拂动他的脸颊,她的胸脯紧贴住他的胸膛,她的双唇引
燃了他的激情。

  翠西坐起身,紧绷的屁股搁在邦德的膝盖上。她深褐的眼睛,就像田纳西山
上的硬核桃,他深蓝色的眼睛,蓝钢一样深邃。四目相对,迸发出足以点燃整栋
木屋的欲望火焰。翠西抚弄着詹姆斯的勃起,他的手指揉捏着她温润肿胀的双唇。

  『I need you, I want you, James。』翠
西沈醉中喃喃自语。

  他们的下身相互厮磨着,试探着在缓慢移动中融爲一体,欲望和需求充满了
他们的灵魂。他们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心意相通,默契油然而生,动作开始加快,
直到邦德猛烈撞入了翠西的体内。

  沈重呼吸的声音,欢喜的呻吟和湿润的身体一起拍打着充满欲望的小屋,直
到最后翠西拱起背部,全身震动。高潮释放的狂喜沖刷着她,忍不住高声尖叫起
来。翠西的狂歌引爆了邦德,他同时抵达巅峰,把自己的高潮深深注入到翠西的
体内。

  两人气喘吁吁拥抱良久,高潮过后,生活还在继续。翠西从邦德的怀抱中挣
扎开,看他精力充沛神采奕奕的样子,好奇地问道:『伤口不疼了?你恢複的可
真快。』

  『你是个出色的护士。』邦德答道。

  『你想喝点什幺?』翠西起身穿上衬裙,『炉子上炖着鸡汤。』

  『给我来杯马天尼酒……』邦德脱口而出,然后意识到这裏是美国内战时期
的弗吉尼亚,硬生生地把后半句给憋回去了。

  翠西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从橱柜裏拿出一瓶烧酒和两个陶瓷杯。

  『你伤还没好,不能多喝。』翠西倒了半杯给他,又给自己倒了半杯。

  『这是……马天尼?』邦德看着杯中的琥珀色液体,试探着问道。

  『是啊,』翠西忙碌着取下炖鸡放餐桌上,又拿出两套餐具,『我们这裏方
圆几十英裏只有镇子上有家小杂货铺,这酒是他们家自己酿的,店主的名字就叫
马天尼。』

  他们在火炉前的餐桌旁肩并肩坐下用餐,披着一条毛毯依偎在一起。

  『你是怎幺受伤的?』

  『我是北卡罗来纳18步兵团的侦察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北方佬的狙击
手击中了。』

  『你也是李将军的北维吉尼亚军团的?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詹姆斯·哈裏森的
中士?他是我的丈夫,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收到他的来信了。』

  『詹姆斯……詹姆斯·哈裏森?你的丈夫?』

  『对,他在弗吉尼亚40团。』

  『抱歉,翠西,我没听说过他。不过现在我们正在钱斯勒维尔打一个大战役,
全军团都在这一带集结,你丈夫的部队应该也在附近。』

  『这也是你的目的地?』

  『对,我必须在周六下午之前到达布洛克公路和普兰克公路交叉的地方。』

  『那儿离这裏不远,走路不过半天的路程。不过你要是不睡个好觉的话,那
就哪儿都去不了了。』

  两人说着话,翠西整理好了床铺。邦德钻进被窝很快睡着了。翠西收拾散落
一地的邦德的髒衣服,準备第二天早上拿去洗。在他的内衣口袋裏,发现了两样
奇特的东西,一枚式样古怪的银币,和一副黑框眼镜。

  她好奇地戴上眼镜,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昏暗的房间在她眼前亮如白昼,
她看窗外,外面的一切仿佛都沐浴在白天的阳光下。

  翠西连忙摘下眼镜,和邦德的其他物事放在一起,然后上床搂着詹姆斯进入
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邦德醒来的时候,翠西已经洗完了衣服,晾在屋外的草绳上。

  天气还没有完全放晴,有一点点雾气,不过雨已经停了。翠西爲邦德準备了
她丈夫的衣服,两人身材差不多,邦德穿上基本合身,只是略有些小,紧贴着身
子,各处肌肉的线条若隐若现。

  『翠西,你洗衣服时看到我口袋裏的东西没有?』

  『你是说这个吧?』翠西拿出银币和眼镜递给他,『这是什幺?』

  『银币是我家祖传的护身符,』邦德吱唔道,『眼镜嘛,就是眼镜呗。』

  『我昨天戴上的时候,可以在黑暗的地方看清楚东西,』翠西好奇地问,
『这到底是什幺?』

  『这个和我的任务有关,最高军事秘密,对不起翠西,我不能告诉你。』

  『没关係,』翠西并无芥蒂,『是我不该问的。』说着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两人手拉着手去吃早餐。

  饭后翠西查看邦德头上的伤口,惊讶的发现伤口已然痊愈,连疤痕都没有留
下,只有伤口新长出来的嫩肉顔色有些不同。邦德说他身体好,伤口向来恢複的
这幺快。然后飞快转移话题说,我帮你干活吧,那些需要男人干的家务活,今天
我都帮你干完。

  一整天,邦德忙着修窗户,补屋顶,挑水砍柴垒鸡窝。翠西坐在家门口一边
缝补衣服,一边看着詹姆斯干活,仿佛回到了两年前的幸福时光。

  晚上临睡前,翠西又戴上邦德的黑框眼镜,黑暗中看他的裸体。这副眼镜真
是神奇,视野内的一切事物都看得异常清晰,她甚至看清楚了邦德阴茎上虬结的
血管,阴茎顶端泌出的小半滴亮晶晶的爱液,连每一根阴毛都纤毫毕现。

  翠西轻手轻脚脱下衣衫,赤身裸体在他面前坐下。她慢慢分开双腿,沿着阴
毛抚摸隆起的阴阜。当她看到邦德的阴茎渐渐勃起的时候,不由加快了节奏,感
觉自己体内同样一股股悸动四处窜流,全身上下到处都在发烧。

  她沿着阴唇伸进一根手指,可以感到裏面已经湿滑不堪了。她把手指放进嘴
裏吮吸着,幻想着是詹姆斯在品尝她的味道。

  邦德的勃起愈来愈充分,顶端流出的爱液彙成一缕银丝蕩下。翠西的双手抚
摸着自己的大腿内侧,然后开始揉动肿胀的阴唇,几分锺后,她的手指掰开阴户,
感觉詹姆斯的舌头伸了进来。

  詹姆斯跪在她双腿之间,舌头在她的蜜穴裏品尝蜜汁,手指逗弄着她的阴蒂。
清甜的泉水流淌,流过他的脸颊,顺着他的下巴滴在地上。

  翠西愉悦地高声浪叫,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双腿紧紧夹住了詹姆斯的脑袋。
当她控制不住栽倒到床上以后,詹姆斯骑到她身上,分外粗壮的阴茎深深进入了
她的体内。一番疯狂的撞击,翠西记不清自己多少次被送上云端……云雨之后,
翠西睁开眼睛,摘下眼镜放好,黑暗中摸索着在邦德身边躺下。

  第二天一大早,邦德换上他的军服,趁着翠西还在熟睡悄悄溜出门。来到他
中弹的那片树林,找到了他昏迷前藏起来的狙击步枪和一把柯尔特左轮手枪。他
戴上眼镜,顺着人迹罕至的林间小路往布洛克大道他的使命之地前进。

  下午的时候,周围传来零星的枪炮声,邦德知道已经进入战区了,动作愈发
谨慎小心。他翻过一座小山坡时,感觉有异,立刻在山坡后面躲了起来。几分锺
后,身后的树枝啪啪作响,有人走了过来。待来人走近,邦德猛然举起手枪跳了
出来。

  『天哪,翠西,怎幺是你?你疯了?』看清来人,邦德收起枪,咆哮道,
『你知道这裏有多危险幺?双方都有士兵隐藏在树林草丛中,听到声音就会开枪
的。』

  翠西不说话,把他紧紧拥在怀裏。

  『你快回去吧,这裏太不安全了。』

  翠西摇头,搂得更紧了。

  邦德歎了口气,转过身指着南边的一条大道说:『你沿这条路走,千万不要
靠近路旁的树林。十英裏外就是几内亚车站了,我们北弗吉尼亚军团的后勤基地,
你到了那裏就安全了,今天晚上,我会去那裏找你的。』

  看着翠西的身影消失在远处,邦德这才舒了一口气,继续前行。枪炮声越来
越密集,黄昏时分,他终于来到了普兰克公路和布洛克公路的交接处,在附近一
个林子裏隐蔽好。

  天快黑的时候,战斗进入了尾声,北弗吉尼亚军团再次取得了胜利。邦德看
到普尔迪上校率领北卡罗来纳18步兵团控制了这个交通要道。这也是自称北卡
18团士兵的邦德,第一次看到他自己的部队,将记忆中的名字和眼前一张活生
生的面孔一一对号入座。

  邦德带上黑框眼镜,把功率开到最大,视野覆盖了方圆数英裏的战场。

  天刚黑的时候,他的目标终于出现了。目标跟随着一支斥候部队,亲自侦查
败退的联邦军队波托马克军团主力的位置。

  邦德调整眼镜的夜视功能,锁定这个骑在一匹大白马上,肩章上有三颗星星
的军官。

  1863年5月2日下午7时15分,南方邦联军北弗吉尼亚军团第二军军
长,绰号『石墙』的托马斯·杰克逊中将,勒住战马缰绳,朝手下做了个手势,
準备收队回营。

  邦德拿起科尔特左轮手枪连续放了几枪,用北卡罗来纳口音高声呼喊:『北
方佬,北方佬过来了。』大路两边18团的士兵被惊动,举枪四顾,然后纷纷对
着来路不明的杰克逊一行人射击。

  邦德收起左轮手枪,端起狙击枪,瞄準了杰克逊的左臂,扣动扳机,杰克逊
的左臂上迸开一朵血花。邦德压上第二颗子弹,这次瞄準了杰克逊的左胸。枪响
的时候,杰克逊的右手被另一颗流弹击中,身子一晃,正好避开了前胸,邦德的
子弹再次击中了他的左臂。

  好顽固的曆史惯性啊,邦德摇摇头,放下了枪。

  杰克逊的副官迅速表明身份,误会解除。18团的弟兄们和将军的随行人员,
将杰克逊将军送往最近的野战医院,几内亚车站。邦德也跟随他们一起走,他要
去那裏找他的翠西。

  抵达野战医院,将军立刻被送进了手术室进行截肢。邦德在医院裏很快就看
到了手臂上戴着个红十字臂章的翠西。

  翠西受过基础的护理训练,一到几内亚车站就被临时征用爲护士,照顾战场
上下来的伤兵。邦德朝她走去的时候,她惊喜地大叫了一声:『詹姆斯。』

  邦德绽开笑容,分开人丛,快步走去,却发现翠西扑到一张病床边,紧紧抱
住床上的伤兵。

  『感谢上帝,你还活着,詹姆斯,你还全须全尾的活着。』翠西泪如雨下,
『我终于找到你了。』

  病床上的詹姆斯·哈裏森中士欣慰地把妻子搂在了怀裏,抹去她脸颊上的泪
水。

  邦德转身离开,在一个没人的地方,掏出银币,消失不见了。

***********************************


后记:

托马斯·『石墙』·杰克逊,内战时期南方最杰出的将领,帮助罗伯特· 李将
军取得了钱斯勒维尔战役的胜利,达到个人军事生涯的顶峰,却在战役尾声阶段
被友军误伤,两颗子弹击中左臂,一颗击中右手,左臂需要截肢手术。听到杰克
逊的伤势以后,罗伯特李将军歎息道:『他失去了左膀,我失去了右臂。』一个
星期以后,杰克逊因爲伤口感染引发并发癥,逝于几内亚车站的野战医院。两个
月之后,失去了最得力手下的李将军,在葛底斯堡战役中被击败,南方战败的命
运,就此注定。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0-23更新.